欧贝特试验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欧贝特试验设备
热门搜索:

资讯生活岁月如水

发布时间:2019-05-17 01:06:24阅读:来源:欧贝特试验设备
资讯生活岁月如水

岁月如水

  经典感悟一:

  岁月如水分享

  标签:2012-11-1022:57

  一

  时光如水般流过,每一天每时,每刻不曾停歇。

  不知疲倦流淌著的时光,最是无情,时光碾压过的岁月里,往事是被缩影了的照片,渐渐泛黄,模糊。

  如果能够,任谁都会期盼回到过去吧,回去当时,哪怕只是为了看一眼,感受一下当时的情绪,氛围,就是无尽的满足了。

  可惜,这是一个念头,一个任何人都永远无法实现的念头,像梦一样。也许,是正因这根本不可能才会让人格外盼望,这种幻想每个人都曾有过的吧,在真正的空闲时光里,容易滋生这些无谓的念头,每日里忙碌的人是没有时刻这样做白日梦的,其实倦极而眠也是人的福份,是与悠闲等同的,只是忙碌的人渴望悠闲却又享受不了悠闲,而悠闲是能呆得住看得开的人才能够享受的,不争不计,能够做到不容易。

  如果连梦都没有,这个人生岂不太乏味?如果只知道做梦这人生又太失败了。

  人的生命不论长短说到底用天津话说就两个字就能形容了:奋丘

  二(一句话心情签名)

  每日里的平淡,平静,平安组成的日子就是愉悦了。生活做到这三平,其实相当不容易,想要做到就得欲求不多,要求不高,需求不大。

  食色性,金银饰品,香车美女。。物欲左右著大多数人,别人有的我要有,别人没有的我拥有才叫成功才自豪,于是熙熙攘攘皆为利往,这个世界拥挤著的人们投奔了那一个方向,连孩子们都在哈韩哈日。。。

  其实奔走在奔向目标的路上是愉悦的,不管多少艰难坎坷,生命短暂,能够为了理想而付出也是一种愉悦,但是当那条路太拥挤了的时候,有几个人能够改变一下方向?

  三

  生长在北方的四季分明里,总是渴望南方的温润,却在有潜质迁徙的时候还在原地幻想,这就是我,也是大多数人。

  习惯这东西不是说说就罢了,而是骨子里的根深蒂固。

  有些事有些东西如果让我去争也不是不行,只是懒得去,惰性是我的原罪,随性是我的本质,只有克服了随性的性格才能少一些惰性,才能做一些原本不会去做的事情,改变本性。

  而改变本性是我不钟爱的,因此我不能要求尖酸的人宽容,也不能要求唯利是图者不看眼前之利,我所能做的,唯有释怀而不是使坏。

  四

  随着年岁的增长很多事都变做了回忆,如同车辙里面的印痕,深深浅浅有清晰也有模糊,路的尽头还是路,地球是圆的,而人却不必须会有往生。(励志座右铭)

  彼岸花开在梦里的时候四季仍在轮回,当你的彼岸花开在别人记忆里的时候,你的一切就变成了回忆。属于你的一切结束了,你什么也带不走,唯一能够留下的是别人对你的印象,那是个好人或那是个小人。

  这样的印象风一吹就散了,而亲人们记得的是你给他们的温暖,也只有真正爱过你的人记得你曾给过的温暖。

  经典感悟二:

  如水的岁月,如水的光阴,原本该柔软多情,而它却偏生是一把锋利的尖刀。削去咱们的容颜,削去咱们的青春,削去咱们仅存的一点梦想,只留下残缺零碎的记忆。这散乱无章的记忆,还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吗?

  人到老时,回首经年,以前一齐听过鸟鸣,一齐等过花开,一齐看过月圆的人,也许早已离你远去。而那些执手相看的背影,恍若流水的诺言,也成了一桩桩残缺不全的往事罢了。

  是岁月,留下的真实痕迹,是浮世,难寻的简约美丽。才会叫人如此,心动得不能自已。多少人,从最深的红尘,脱去华服锦衣,只为匆匆地,赶赴这一段石桥的际遇。只为在,老旧的木楼上,看一场消逝的雁南飞。纵算片刻的相聚,换来一世的别离。多年后,我依然能够,凭借清风的气息,回味昨日的你。

  如果相逢总在山水外,莫如,在人生的渡口安然等待。看一段宿命,如何将你我的缘分,重新安排。

  人的生命会遭遇无数次相逢,有些人,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。有些人,则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。那些无法诠释的感觉,都是没来由的缘分,缘深缘浅,早有分晓。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,也无法更改初时的模样。

  这生命,总有那么一些人,是你过河务必投下的石子;是你煮茗需要的薪火;是你夜归照明的路灯。但这些人,终将成为过客,连同自我,有一天也要将性命交还给岁月。那时候,孤影萍踪,又将散落在哪里?

  我若离去,后会无期。不知为何,每次想到这句话,心中会莫名的苍凉与酸楚。人的生命,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,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,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。人生何处不相逢,但有些转身,真的就是生命,从此后会无期,永不相见。(鼓励的话)

  人总是在企求圆满,觉得好茶需要配好壶,好花需要配好瓶,而佳人也自当配才子。却不知道,有时候缺憾是一种美丽,随兴更能怡情。太过精致,太过完美,反而要惊心度日。既是打算在人世生存,就不好奢求许多,不好问太多为什么。且当每1条路都是荒径,每一个人都是过客,每一片记忆都是以前。

  爱是什么?爱是茫茫人海中不期然的相遇,是万家灯火里那一扇开启的幽窗,是茂密森林里的那一树菩提。修行的路,不是挥舞剑花那般行云流水,而是像一首平仄的绝句,意境优美,起落有致。

  抛掷了往事缤纷的戏台,将自我从梨园的梦境隔开。自此后,慵懒是我的姿态,优雅是我的情怀。说什么孽缘情债,唱什么相思成灾,戏里戏外,谁又将谁主宰。洗去了胭脂粉黛,卸下了浓妆艳彩,客往客来,谁又将谁倦怠。谁说戏子注定悲哀,看我将清凉的过往深埋,独倚在禅寂的长榻上,等一场梨花的寂寞,重来。

  我是一个孤独的伶人,坐在秋天薄暮的黄昏,回忆过往似水的烟云。以为掩上韶光的重门,就能够寻到自我的真身。在这乱世的红尘,我总是用自我的泪痕,装扮著别人的酸辛。

  我是一个凉薄的伶人,命运在我的手心,雕琢了冷暖的烙印。就让我做一个荒寒的伶人,独自坐在消瘦的烟火里,漠漠地看一段老去的光阴。

  我是一个孤独的伶人,坐在秋天薄暮的黄昏,回忆过往似水的烟云。以为掩上韶光的重门,就能够寻到自我的真身。在这乱世的红尘,我总是用自我的泪痕,装扮著别人的酸辛。我是一个凉薄的伶人,命运在我的手心,雕琢了冷暖的烙印。就让我做一个荒寒的伶人,独自坐在消瘦的烟火里,漠漠地看一段老去的光阴。

  一次次,你装扮着我,我装扮着你。究竟要上演多少次戏,才能够,结束那些离合悲欢的闹剧。人说戏子无情,总是不知疲倦地,戴着虚伪的面具。岂不知,我有多么的卑微,卑微到,早已丢弃自我。也想过,这生命,就让它匆匆过去。省略掉,那许多无名的风雨。当日子过到了无所谓,那些久远的事,再也不必说起。

  我是青衣,我的命运,是别人手中摆弄的棋。因此,你我的相逢,只能在戏里。唱过了桃花扇,又唱玉簪记,仿佛时刻,就是一场简单的轮回。总以为,褪下了戏子的妆颜,就能够,人淡如菊。却不料,反惹得相思如雨,一梦成疾。有一天,戏中的故事走到结尾,那时候,我连一份寻常的偎依,都给不起你。

  这花团锦簇的装饰,掩饰不了一个戏子,内心的悲戚。你看我红颜粉黛,却不知,我眼中,仅留着最后一点感伤的傲气。我知道,无论我活得多么发奋,到最后,都是为她人作了嫁衣。人生有太多的梦,都与心相违。如果能够,我只想嫁一个平淡的男子,无须海誓山盟的私语,只需知我心意,只需,生命为我画眉。

  一支蘸了胭脂的画笔,任你在时光的镜中,也描摹不出流年的味道。当别人为你,不能主宰的命运叹息,你无端流露的绚丽,却让人惊诧得措手不及。不好以为,这刹那间的芳菲,抵得过,光阴的交替。再华丽的青衣,在一场戏里,注定都是不合时宜。青春原本就是仓促的戏,戏里戏外,又酝酿了太多无法猜透的谜。

  看着你年华老去,我是这样的无能为力。命运还有多少参透不了的玄机,让咱们,如此地不能把握自我。都说人生如戏,可为什么,总在开始的时候,导演别人的结局。又在已知的结局里,找不到昨日的痕迹。尝遍了梨园的千般味道,流淌的日子也会枯萎。你看你还是戏里的青衣,在花下,用灵魂演绎著一场死亡美丽。

  至今,咱们都无法真正分辨出,落花与流水,到底是谁有情,谁无意。又或许并无情意之说,但是是红尘中的一场偶遇,一旦分别,两无痕迹。

  有人说,相爱的人厮守在一齐,连光阴都是美的。我想说这句话的人,必须是爱过,唯有爱过才能够深刻地体会到,那种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。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,每寸肌肤都能够在清风朗月下舒展。爱的时候,会发觉自我是最愉悦的人,粗衣素布也秀丽,淡饭清茶也温馨。

  从一出戏的开始,到一出戏的落幕,戏里,谁都不是主角,谁又都是主角。正因台上的人,演绎的是台下人的寂寞悲喜,而台下的人,看到的是台上人的云散萍聚。尘缘尽时,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再去悲痛。

  多少繁华更换了旧物,可我始终坚信,每个人心里深处,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江南情结。那烟雨小巷,深深庭院,还有老旧木楼,以及沧桑戏台上,那一出没有唱完的社戏,都成了你我心中永远不会终止的牵挂。

  经典感悟三:

  岁月如水

  如水的岁月,如水的光阴,原本该柔软多情,而它却偏生是一把锋利的尖刀。削去咱们的容颜,削去咱们的青春,削去咱们仅存的一点梦想,只留下残缺零碎的记忆。这散乱无章的记忆,还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吗?

  人到老时,回首经年,以前一齐听过鸟鸣,一齐等过花开,一齐看过月圆的人,也许早已离你远去。而那些执手相看的背影,恍若流水的诺言,也成了一桩桩残缺不全的往事罢了。

  是岁月,留下的真实痕迹,是浮世,难寻的简约美丽。才会叫人如此,心动得不能自已。多少人,从最深的红尘,脱去华服锦衣,只为匆匆地,赶赴这一段石桥的际遇。只为在,老旧的木楼上,看一场消逝的雁南飞。纵算片刻的相聚,换来一世的别离。多年后,我依然能够,凭借清风的气息,回味昨日的你。

  如果相逢总在山水外,莫如,在人生的渡口安然等待。看一段宿命,如何将你我的缘分,重新安排。

  人的生命会遭遇无数次相逢,有些人,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。有些人,则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。那些无法诠释的感觉,都是没来由的缘分,缘深缘浅,早有分晓。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,也无法更改初时的模样。

  这生命,总有那么一些人,是你过河务必投下的石子;是你煮茗需要的薪火;是你夜归照明的路灯。但这些人,终将成为过客,连同自我,有一天也要将性命交还给岁月。那时候,孤影萍踪,又将散落在哪里?

  我若离去,后会无期。不知为何,每次想到这句话,心中会莫名的苍凉与酸楚。人的生命,要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,那些突如其来的离别,往往将人伤得措手不及。人生何处不相逢,但有些转身,真的就是生命,从此后会无期,永不相见。

  人总是在企求圆满,觉得好茶需要配好壶,好花需要配好瓶,而佳人也自当配才子。却不知道,有时候缺憾是一种美丽,随兴更能怡情。太过精致,太过完美,反而要惊心度日。既是打算在人世生存,就不好奢求许多,不好问太多为什么。且当每1条路都是荒径,每一个人都是过客,每一片记忆都是以前。

  爱是什么?爱是茫茫人海中不期然的相遇,是万家灯火里那一扇开启的幽窗,是茂密森林里的那一树菩提。修行的路,不是挥舞剑花那般行云流水,而是像一首平仄的绝句,意境优美,起落有致。

  抛掷了往事缤纷的戏台,将自我从梨园的梦境隔开。自此后,慵懒是我的姿态,优雅是我的情怀。说什么孽缘情债,唱什么相思成灾,戏里戏外,谁又将谁主宰。洗去了胭脂粉黛,卸下了浓妆艳彩,客往客来,谁又将谁倦怠。谁说戏子注定悲哀,看我将清凉的过往深埋,独倚在禅寂的长榻上,等一场梨花的寂寞,重来。

  我是一个孤独的伶人,坐在秋天薄暮的黄昏,回忆过往似水的烟云。以为掩上韶光的重门,就能够寻到自我的真身。在这乱世的红尘,我总是用自我的泪痕,装扮著别人的酸辛。

  我是一个凉薄的伶人,命运在我的手心,雕琢了冷暖的烙印。就让我做一个荒寒的伶人,独自坐在消瘦的烟火里,漠漠地看一段老去的光阴。

  我是一个孤独的伶人,坐在秋天薄暮的黄昏,回忆过往似水的烟云。以为掩上韶光的重门,就能够寻到自我的真身。在这乱世的红尘,我总是用自我的泪痕,装扮著别人的酸辛。我是一个凉薄的伶人,命运在我的手心,雕琢了冷暖的烙印。就让我做一个荒寒的伶人,独自坐在消瘦的烟火里,漠漠地看一段老去的光阴。

  一次次,你装扮着我,我装扮着你。究竟要上演多少次戏,才能够,结束那些离合悲欢的闹剧。人说戏子无情,总是不知疲倦地,戴着虚伪的面具。岂不知,我有多么的卑微,卑微到,早已丢弃自我。也想过,这生命,就让它匆匆过去。省略掉,那许多无名的风雨。当日子过到了无所谓,那些久远的事,再也不必说起。

  我是青衣,我的命运,是别人手中摆弄的棋。因此,你我的相逢,只能在戏里。唱过了桃花扇,又唱玉簪记,仿佛时刻,就是一场简单的轮回。总以为,褪下了戏子的妆颜,就能够,人淡如菊。却不料,反惹得相思如雨,一梦成疾。有一天,戏中的故事走到结尾,那时候,我连一份寻常的偎依,都给不起你。

  这花团锦簇的装饰,掩饰不了一个戏子,内心的悲戚。你看我红颜粉黛,却不知,我眼中,仅留着最后一点感伤的傲气。我知道,无论我活得多么发奋,到最后,都是为她人作了嫁衣。人生有太多的梦,都与心相违。如果能够,我只想嫁一个平淡的男子,无须海誓山盟的私语,只需知我心意,只需,生命为我画眉。

  一支蘸了胭脂的画笔,任你在时光的镜中,也描摹不出流年的味道。当别人为你,不能主宰的命运叹息,你无端流露的绚丽,却让人惊诧得措手不及。不好以为,这刹那间的芳菲,抵得过,光阴的交替。再华丽的青衣,在一场戏里,注定都是不合时宜。青春原本就是仓促的戏,戏里戏外,又酝酿了太多无法猜透的谜。

  看着你年华老去,我是这样的无能为力。命运还有多少参透不了的玄机,让咱们,如此地不能把握自我。都说人生如戏,可为什么,总在开始的时候,导演别人的结局。又在已知的结局里,找不到昨日的痕迹。尝遍了梨园的千般味道,流淌的日子也会枯萎。你看你还是戏里的青衣,在花下,用灵魂演绎著一场死亡美丽。

  至今,咱们都无法真正分辨出,落花与流水,到底是谁有情,谁无意。又或许并无情意之说,但是是红尘中的一场偶遇,一旦分别,两无痕迹。

  有人说,相爱的人厮守在一齐,连光阴都是美的。我想说这句话的人,必须是爱过,唯有爱过才能够深刻地体会到,那种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。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,每寸肌肤都能够在清风朗月下舒展。爱的时候,会发觉自我是最愉悦的人,粗衣素布也秀丽,淡饭清茶也温馨。

  从一出戏的开始,到一出戏的落幕,戏里,谁都不是主角,谁又都是主角。正因台上的人,演绎的是台下人的寂寞悲喜,而台下的人,看到的是台上人的云散萍聚。尘缘尽时,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再去悲痛。

  多少繁华更换了旧物,可我始终坚信,每个人心里深处,都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江南情结。那烟雨小巷,深深庭院,还有老旧木楼,以及沧桑戏台上,那一出没有唱完的社戏,都成了你我心中永远不会终止的牵挂。

宜城企业资质办理

东莞市做职业装

东莞市劳保服加工

东莞周边厂服加工